2020年,“内卷”成为社会流行语。
举个内卷简单的例子:
你和你同学每天放学花一小时就做完了作业,剩下了三小时的个人爱好时间。
学习委员为了好好表现,做了一小时作业后,还花了一小时预习了一下,剩下了两小时个人爱好时间。
老师听说了,鼓励了学习委员,并在班级上表扬了他。
第一次月考,你们大部分从90分进步到了95分。而学习委员从90分到了100分,到了第一。
这叫竞争。
第二个月,班长要开始学习两个小时 ,于是第二次月考,学习委员和班长都拿到了第一。
第三个月,学习委员开始花了三小时学习,一小时个人爱好时间。
你也开始努力,不过你比较懒,就花一小时半的时间来学习,两小时半来投入个人爱好。
结果,你、学习委员、班长都考了100分,都是第一。
由于都是第一,所以第一不再有价值。
但是注意一下。你,学习了1.5小时,班长,学习了2小时,学习委员,学习了4小时。
这就是内卷。
其实在超过1.5小时后,你们就已经开始内卷了。明明已经达到了目的,但你们因为某个原因,继续消化游戏时间,使得竞争越来越激烈
老师看了很高兴,于是拿出了竞赛题,结果你们考了80/85/90。
于是你们又开始牺牲个人爱好时间,来延长学习时间了。内卷越来越严重,内卷的程度越大,机会成本也会越大,就是你的个人爱好时间可能能让你学个绘画、声乐、编程、实验,现在你学不了了,失去了这个机会。

1895年,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出版了社会心理学著作《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

教育既不会使人变得更道德,也不能使他更幸福;既不能改变他的本能,也不能改变他的热情。并且,假如受到不良引导,教育的作用就会弊大于利。

它使接受教育的人非常厌恶自己的生活状态,一心想要摆脱它。工人不再想当工人,农民不再想当农民,地位卑微的中产阶级但愿自己的后代端着国家公务员这个铁饭碗。


他们中间有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人,是为了考试而活着。还有一半或三分之二成功得到某种学历、证书或一纸文凭。......工作后,他们不需要再通过考试了,他们脑子里那些过多的、过于沉重的所学不断流失,且没有新东西补充景来。他们的精神活力衰退了,他们继续成长的能力涸竭了。

一个年轻人在缺少个人主动性的情况下死记硬背,他的判断力和主见就这样被消磨殆尽,对他们来说,教育就是背书和听话。


生活中获得成功的条件是判断力,经验,主动性和性格,这些都不可能从教科书中得到。

观念只有在自然、正常的环境中才能产生。因此,培育观念需要受到无数感官印象的刺激,这类感官印象来源于工厂,矿山,法庭,书房,建筑工地和医院。并且需要人们亲睹各种劳动工具生产资料和操作过程与顾客、工人和劳动者在一起。

如此我们才能对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甚至味觉得到的各种细节产生细微的感知能力。

而这些体验能让他们敏锐而精准地明白各种人和事以及与他们打交道的不同方法。

带孩子来余庆堂的暑期班,暂缓“内卷”,体验“生活”,享受“快乐”。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文化之旅——体验非遗的传统技艺拓片和丝印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 暑期班第一周——暂缓“内卷”,体验“余庆堂”-余庆堂